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

朱 颜 汇 辑


后续无人,商议后事 朱 颜2023-02-25
机器人时代已到来 朱 颜2024-02-12
华文电台 八度空间 朱 颜2024-01-16
真人,机械人;真假难分 朱 颜2024-01-08
自传 朱 颜2023-12-31
雨夜独行 朱 颜2023-12-29
南海微波,擦枪走火? 朱 颜2023-12-23
小车祸 朱 颜2023-12-22
世界新格局 朱 颜2023-12-16
人间地獄加沙城 朱 颜2023-11-24
别把这一道光明扑灭 朱 颜2023-11-22
困境求存,完成任务 朱 颜2023-11-16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17) - 风平浪静 朱 颜2023-10-27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16) - 大风大浪 朱 颜2023-10-26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15) - 壁球场 朱 颜2023-10-15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14) - 付款 朱 颜2023-10-06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13) - 深山里的工程 朱 颜2023-09-30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12) - 投标 朱 颜2023-09-29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11) - 测量器 朱 颜2023-09-27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10) - 打桩 朱 颜2023-09-26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9) - 工地、果园 朱 颜2023-09-24 (1984-01-04)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8) - 骂得痛快 朱 颜2023-09-23 (1984-03-15)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7) - 游泳,游泳池 朱 颜2023-09-21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6) - 我和跑步结了缘 朱 颜2023-09-18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5) - 篮球与我 朱 颜2023-09-16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4) - 我在黑白两道间求存 朱 颜2023-09-05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3) - 我从鬼门关走回来 朱 颜2023-09-03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(2) - 母亲病了 朱 颜2023-09-01
日记里留下的回忆 朱 颜2023-08-21
美丽的回忆 朱 颜2023-08-18
细雨绵绵的夜晚 朱 颜2023-07-10
56年风雨同路 朱 颜2023-06-04
运动场里的回忆 朱 颜2023-04-09
坚强地活 朱 颜2023-04-07
《不告而别》的回响 朱 颜2023-03-26
安心去吧! 朱 颜2023-02-17
人老情犹在 人老歌甜美 朱 颜2023-02-12
回忆,寻找 朱 颜2023-01-26
细雨飘飞之农历新年夜 朱 颜2023-01-22
义女为我庆祝生日 朱 颜2023-01-17
自律 違規 依法?人间有情 朱 颜2022-12-10
最后的旅程? 朱 颜2022-11-18
暮年回首 老歌追忆 朱 颜2022-10-19
夕阳西下 暮年回首 朱 颜2022-10-10
夕阳西下 朱 颜2022-06-14
我终于失守了 朱 颜2022-05-24
哀求的眼光 朱 颜2022-04-09
欧洲侵略战争的杀人魔 朱 颜2022-04-05
靖国神社里的杀人魔王 朱 颜2022-04-03
核武战争将爆发? 朱 颜2022-03-30
“西安事变”下集,“台湾政变”? 朱 颜2022-03-26
美国的政客,怎该忘记朗费罗诗人的呼吁? 朱 颜2022-03-25
南大牌坊,我想念你 朱 颜2022-03-19
制裁,掠夺?合作! 朱 颜2022-03-16
今日乌克兰的遭遇,明日台独的写照 朱 颜2022-03-14
联合国应该重组 朱 颜2022-03-11
美国在黑海、南海掀起的风暴好似越南、阿富汗的战争重演 朱 颜2022-03-10
北约,美国欧洲的打手 朱 颜2022-03-07
世界末日将至? 朱 颜2022-03-02
奇拉山,我来探望你 朱 颜2022-02-18
桃园三结义 朱 颜2022-02-16
团圆饭 朱 颜2022-02-01
为何要把母子拆散? 朱 颜2022-01-16
夕阳余辉 我的回忆 朱 颜2021-12-12
刀下留情 朱 颜2021-09-30
黄昏的日子 朱 颜2021-09-29
回首来时路 朱 颜2021-09-25
李显龙唱《春天里》 南大生唱《夜半歌声》 朱 颜2021-09-09
疫苗是防疫良药,还是毒品? 朱 颜2021-08-23
“长崎,广岛原子弹爆炸76周年”回忆 朱 颜2021-08-10
全世界中华儿女站起来 朱 颜2021-08-05
南海战役,新仇旧恨一起算 朱 颜2021-08-03
真假要理清 朱 颜2021-08-01
共产党是祸首,还是救星? 朱 颜2021-07-21
黑海微波,南海风暴 朱 颜2021-07-11
鸦片战争,香港沦为运毒中心 朱 颜2021-07-01
防疫浅谈 朱 颜2021-06-21
无形的敌人,险恶的人心 朱 颜2021-06-19
杂谈“白内障” 朱 颜2021-06-18
永别了,我亲爱的牙齿 朱 颜2021-05-20
暮年遗愿 朱 颜2021-05-16
魂归何处(骨灰的置放) 朱 颜2021-02-28
世界大战爆发了 朱 颜2021-02-12
我八十岁了! 朱 颜2021-01-20
永别了,我心爱的眼膜 朱 颜2021-01-23 (2021-01-18)
深深的怀念 朱 颜2020-12-27
只能留下回忆 朱 颜2020-12-13
迷迷蒙蒙的日子 朱 颜2020-12-05
最痛苦的日子,如今是最甜蜜的回忆 朱 颜2020-10-11
嘉星山,再见! 朱 颜2020-09-27
湖景公园,我回来了 朱 颜2020-09-12
奇拉山,我回来了! 朱 颜2020-08-30
我又投到公园旳怀胞 朱 颜2020-07-05
五十里长征 朱 颜2020-07-01
大蛇摔我跌落山谷 朱 颜2020-06-21
求生 朱 颜2020-06-05
防疫杂谈 朱 颜2020-04-21
南大走过的25年悲、壮、凄凉的道路 朱 颜2020-04-19
疫情面面观 朱 颜2020-04-10
你不可害人 朱 颜2020-04-02
封城百态 朱 颜2020-04-01
世界末日?老人的末日 朱 颜2020-03-28
神奇的中国 朱 颜2020-03-24
云南园的封校日子 朱 颜2020-03-22
马来西亚变天前后 朱 颜2020-03-19
病毒——人类的公敌 朱 颜2020-03-18
情妇欲逼收分手费 朱 颜2020-03-11
情牵南大湖,梦游云南园 朱 颜2020-03-08
峰回路转,偷天换日 朱 颜2020-03-01
化武——人类自灭的武器? 朱 颜2020-02-20
面子书网页上的奇遇(三) 朱 颜2020-01-24
平静的香港,热情的深圳 朱 颜2020-01-12
一路走好 朱 颜2019-11-30
 朱 颜2019-10-30
难忘的二十年 朱 颜2016-09-29
爆毙吧,我的负心 朱 颜2019-07-30
面子书网页上的奇遇(二) 朱 颜2019-06-07
Night had fallen William Chu2019-03-26
一点解释 朱 颜2019-03-08
"Visit pass applied for" William Chu2019-02-27
From a laborer to a contractor William Chu2019-02-26
I was a freelance camera man William Chu2019-02-23
The smiling faces at Telok Sengat riverside William Chu2019-02-22
最后的工程 朱 颜2019-01-10
情人呀,请别把我忘记 朱 颜2019-01-07
我老了吗? 朱 颜2018-10-24
向发妻要情夫 朱 颜2018-07-25 (2018-07-11)
从‘巫统被建议开放门户’说起 朱 颜2018-06-09
给失落者的公开信 朱 颜2018-05-12
New era of hope William Choo2018-05-11
马来西亚步入两线制后的展望 朱 颜2018-05-10
怀念 朱 颜2018-05-03
面子书网页上的奇遇 朱 颜2018-04-23
云南园的歌声——重阅,简述 朱 颜2018-03-25
云南园日记——暴风雨中的恋情 朱 颜2018-03-02
南大情——五十一年后再相聚 朱 颜2018-02-26
云南园的回忆——不告而别 朱 颜2018-02-25
恩恩怨怨几十年 沦落人2018-02-18
沧海桑田——物是人非 朱 颜2018-01-28
南大情——留下回忆 朱 颜2018-02-26 (2017-07-09)
我没跌入山谷 朱 颜2017-05-01
一个老人的愿望 朱 颜2017-03-26
仿造云南园 沦落人2016-10-20
我走进了健康俱乐部 朱 颜2015-06-20
怀念我的哥哥 朱 颜2014-11-15
怀念张凌风同学 朱 颜2014-10-26
我的回忆——我是一名照相员 朱 颜2014-10-11
《蝴蝶不再飞来》,木羊飞来…… 朱 颜2014-10-02 (2014-09-30)
从吉隆坡去新山到马六甲──我参加第14届联欢会杂记和杂想 朱 颜2014-09-23
写在“陈六使图书馆南大史料中心”开幕前 朱 颜2014-09-04
南海风云 战友?朋友? 朱 颜2014-07-29
人亡网亡两不知 朱 颜2014-07-27
南亚港——那些天真孩童的笑脸 朱 颜2014-04-14
《南大頌》观后 沦落人2013-09-01
卧薪尝胆——马华东山再起?! 朱 颜2013-08-06
有笑有泪的云南园生活 朱 颜2013-07-14 (2013-07-07)
云南园之歌 朱 颜2013-07-03
现代的中国梦——理想和现实 朱 颜2013-06-21
烽火又起——关中问题 朱 颜2013-06-13
耐力 朱 颜2013-06-12
红豆兵?人民兵…… 朱 颜2013-06-06
求生毅力 朱 颜2013-06-02 (2013-05-30)
面子书 地铁 理想和愿望 朱 颜2013-03-24 (2013-03-03)
我的日记——生活的足迹 朱 颜2018-02-19 (2013-01-01)
丁同学在寻找 朱 颜2013-03-28 (2010-03-17)
云南园在我记忆中 朱 颜2009-02-03
风凄凄 沦落人2008-04-10 (2008-04-02)
战火情仇 朱 颜2013-06-24 (2006-10-11)
茫茫的大海…… 朱 颜2013-07-23 (2006-09-25)
大海茫茫 无 颜2006-09-21
文学是生命的光——怀念颜龙章老师 朱 颜2013-07-19 (2006-08)
阴风阵阵 朱 颜2013-07-05 (2006-08-01)
哀号山 朱 颜2013-08-03 (2006-06)
求生的毅力 朱 颜2013-08-03 (2006-05)
谁在哭泣? 无 颜2006-04-24
南大——你的悲歌唱不完…… 朱 判2005-12-11
我是一条老飞鱼 朱 颜2013-06-16 (2005-12-03)
云南园的回忆——牌坊、走廊 朱 颜2005-11-26
From University To Prison William Chu2005-10-29
南大与我 朱 颜2005-10-23
生活在真空里 朱 颜2005-10-19
The Heaven William Chu2013-08-09 (2003)
母亲,别…再…挂念…我们… 朱 颜2013-06-30 (2003-06-05)
黑猫 朱 颜2013-07-12 (1998-11-30)
母猫怀孕 朱 颜2013-07-13 (1996-10-20)

关键词:朱颜
给朱颜 黄 岩2023-12-30
再赠朱颜 黄 岩2023-07-11
赠朱颜 黄 岩2023-07-11
慰朱颜 黄 岩2022-10-13
魂梦牌坊 德 仁2022-03-20
回忆——给朱颜 黄 岩2020-12-15
被开除学籍南大生逆境自强 林友顺2021-02-03 (2020-11-30)
南洋大学等待平反创办人陈六使公民权何时恢复? 林友顺、王建安2020-11-30
赠朱颜 奇拉山,我回来了! 德 仁2020-09-06
塞翁失马 木 羊2018-06-28
南洋大学校史 第八章 捍卫南大与政治逼害 余山农2017-10-15
南洋大学校史 第六章 校风与校园生活 余山农2017-10-08
智慧的光芒在闪烁 驼 铃2016-05-11 (2014-11-19)
《南园长风》书讯 2014-06-16
《南大回忆》书讯 2011-08-22
丛书之外 2010-12-27 (2010-10-02)
 主页

《历史资料》

《回忆、感想》

《南大心声》

《友谊邮箱》

《汇辑之苑》

《旧抄集存》

《全球校友联欢会》

 第十届(2006年)
全球校友联欢会纪念特刊


 第九届(2004年)
全球校友联欢会特刊


 第一届(1992年)
全球校友联欢会特刊

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

2011年06月15日首版 Created on June 15, 2011
2024年02月26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February 26, 2024